穿长布衫、戴圆眼镜的长辫子老头.

发布时间:2018-08-30 06:11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大概五六岁的狗都嫌的年纪,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鬼。

是的。

你没看错,我也没写错,是第一个鬼。

他是一个穿长布衫、戴圆眼镜的长辫子老头。

就在我家山脚下的拐角处。

说到我家,就得好好唠唠了。

我家在会稽山山脉脚下。沿着东白山直接往下,山脚下就是我家。

但是山脚这一带,却不怎么太平。

这座小山包,是一座坟山。

不过埋的都是本家。

可以说,这里是我黄家的祖坟地。

我可以叫得出名字的,就有我太奶奶、小堂爷爷和小堂奶奶、几个年幼因病离世的小堂哥,以及一些本族的爷爷奶奶。

我太奶奶就我爷爷一个儿子,但我太爷爷有七个儿子。

当然,这是另一段故事了。

因为这个故事,我太爷爷没能进祖坟和我太奶奶葬在一起。

但这并不影响我爷爷。

也不影响我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

那个时候我才五六岁的光景,和一群堂姐妹一起玩。也不用上学,平日里,连狗都嫌咱。

有一天午后,奶奶收拾完饭桌和灶头,让我们四个堂姐妹去睡午觉。

大姐比我和二姐大三岁,鬼主意特多。

那天中午特别热,大姐就怂恿我们一起去山脚下乘凉。

山脚那是什么地方?

说白了,那是阴气特别重的地方,埋了我那么多本家祖先,自然凉快了。

之前讲过,我是个从小特别有灵异感的人,凡是遇到不太干净的地方就会立马起鸡皮疙瘩。

那天我不太想去,但是经不住大姐棒棒糖的吸引,于是也跟着一起去了。

去了之后,我们开始玩捉迷藏。

我们家四个堂姐妹,加上隔壁邻居家两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子,一共6个小孩。

山脚下都是坟包,躲迷藏,自然是最好的。

那个时候也不像现在都是杂草,到处都清理得特别干净。

用我奶奶的话说,连条蛇都待不住。

于是我们开始捉迷藏。

第一次大姐负责捉,我们几个负责藏。

我因为胆小,不敢往坟包后面藏,于是藏在一棵大树后面。大树的对面,是我太奶奶的坟,从小我就跟着奶奶给太奶奶上坟,所以不害怕。

但是没多一会,我就被吓到了。

因为我的小堂妹旁边,站着一个穿着长布衫、戴着圆眼镜的长辫子老头,还戴了一顶圆顶帽。

就像从古装剧里走出来的一样。

右手背在后面,左手拿着一把折扇。

当时堂姐妹们还都玩得很开心。

唯独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那个老头子,眼看着他要伸手拉向小堂妹的羊角辫,我忍不住大喊起来。

但是没有用。

因为我发现,自己压根发不出声音来。

我只是很惊恐的张大嘴要叫,但发不出声音。

索性这个时候大姐抓住了小堂妹的手,说被我抓到了吧。那个老头子才放下左手。

这个时候,堂姐妹们都出来了,我也走了出去,大家开始玩第二个游戏,那就是老鹰捉小鸡。

这个游戏我们经常玩,但是家里的那一块空地太小了,压根不够我们6个孩子折腾的。

山脚下自然是很大的地方。

这一次,还是我做老鹰,大姐做母鸡。

小孩子嘛,很容易忘事的,即使前一秒还很害怕,下一秒又会玩得很开心啦。

当我们开始玩游戏的时候,我发现我前面5个人的队伍中,多了一个人,那就是那个老头子。

我捂住嘴巴,吓得不行,他却依旧往前走,直到快要碰上最后的邻居家大姐,我才被姐姐喊醒,“你干嘛呢,不玩游戏,真没劲,下次不带你玩了。”

“就是就是,下次不带你玩了,每次都扫兴。”二姐也附和着说。

说完,她们几个便回家了。

三岁的小堂妹拉着站在原地的我的手,也让我一起回家。

回到家,我跟奶奶说起这个人。

奶奶一下子捂住了我的嘴巴,一遍又一遍问我,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我一一说了一遍,奶奶嘴里不停念叨着:小孩子无心,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然后奶奶带着我们四姐妹去了门前的寺庙里,求当时的住寺庙里的本家奶奶,给我们几个孩子一人喝了一碗香灰水。

那个香灰水是真的难喝。

但是喝了之后,好像也没别的事情发生。

不过,那条山脚下的路,我是至今为止都不敢一个人走的。

前些天七月半,和奶奶打电话说起最近总感觉身上不太干净,因为之前端午的时候出了车祸,一直都是浑浑噩噩的。

奶奶说,你还记得那个小时候你看到过的老头吗?

我说当然记得。

她说,那个老头子,原本不是我们村的人,更不是我们本家的,但为什么就埋在了我们祖坟上呢,其实是因为他娶了我们族里的一个太奶奶。

那个太奶奶生得漂亮,被当时来村里教书的教书先生看上了。教书先生虽然没什么钱,但在那个时候,还是挺有社会地位的,村里人不管老的小的,见到了总得管一声先生。

那个太奶奶嫁给了教书先生之后,日子过得也还算凑合,只不过,结婚多年,始终都没能生下个一男半女。

直到去世,教书先生和那个太奶奶都是两个人相依为命。但他们又特别喜欢孩子,村里的孩子他们都喜欢,自然灾害那几年,那个太奶奶拿出自家的存粮给一些小孩子拿回家去煮粥喝。

后来教书先生和那个太奶奶前后脚去世了,还是村里的人给送的丧。

或许是那个教书先生一辈子都没有自己的小孩子吧,对孩子特别喜欢。没文化的奶奶,自然是认为教书先生喜欢孩子想把我们带走吧,所以特别紧张。

虽然直到现在哪怕是开车路过,我宁愿多绕几个弯从村中心穿过,再爬山回到家,也不敢走山脚下那条路。

但我相信,这世间,鬼和人一样,有好人,也有好鬼。

有些东西,冥冥之中,说不清楚。

-END-

我是黄小污,有一肚子的故事想要讲给你听。

Copyright © 2018 武汉素若制品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168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