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子里的人

发布时间:2019-02-27 10:57  

        这阵子没什么精神气儿,记得昨晚定了八点的闹钟来着,醒来却下午两点多了,也没心思在家里吃个饭什么的,简单洗漱了一下就出了门,在市中心找了家餐厅坐到现在,坐着看书,刚读完王朔的《空中小姐》,写这小说时王朔够年轻,文笔是真有矫情劲儿,读起来倒也顺当。我放下手里的书掏出手机,没什么人给我发消息,就几个没必要看的无聊推送,又瞥了眼时间,六点余点儿,十二月二十,星期四,点开看看最近的天气,最近这几天除了阴天就是下雨,没劲透了。我揉了揉眼睛,拿起桌上的眼镜,镜片上粘了两三处肉眼可见的指纹,我掏了掏裤兜,又掏了掏外套,确认是真没带眼镜布,要么就是丢了,只好拿餐巾纸将就将就,戴上眼镜伸了个懒腰,总感觉身体挺沉重的,压的屁股难受,转过头去看了看窗外,街上行人熙攘了起来,可能我是得出去透透气了。

        迈着不怎么想用力的步子,我也和人群掺和在了一块,耳边叽叽喳喳的,跟逛花鸟市儿一种感受。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随人群走就是了,留意了一下人群,这成对的小情侣还真不少,都有说有笑的,他们就不累吗?回过神来已经到了个岔路口,我该朝哪拐好呢?算了,直走吧,不对不对,方才西边路对面那女的好像是汪一雯,我老实站这儿等会儿她吧要不。她走过来了,低着头,我抬起手来朝向她打招呼,怕她看不到,嘴我也用上了:“嘿,汪一雯!”,她好像没察觉到,这姑娘眼和耳朵都聋看来是,她过了路,我朝她肩膀拍了一下,她打了个哆嗦,戒备的样子,定睛一看是我,“你怎么在这,你吓我一跳!”。 我乜了她一眼,“你怎么跟丢了魂似的,没个毛病吧您。”没反应过来,腰窝子挨了她一肘,汪一雯看着我咧着嘴的样子,她那副扭曲的眉脸舒展开了,“你这是要打哪去?”

        “我你还不知道,我没去处,就瞎逛游逛游,饿了再回去呗。”

       “怎么还跟个无业游民似的,那你几时饿呀?”她眼睛眨巴眨巴的问我,“你甭想去我那蹭饭你知道不。”我拿她打趣,又挨了一肘子,“切,你当我稀罕去,我有事想跟你聊聊。”

        我大概知道她想跟我聊些什么,我倒也真想听听,“那你掏钱买菜,我下厨成不?”“你怎么能这么抠啊。”“嫌我抠那你也甭去我那了,你还想压榨无产阶级不成。”汪一雯笑着把包递给我“那你给我挎包。”我伸手接过包,两步并作一步跟上了她,并排走着,心里想着估计在路人眼里会觉得我俩是对小情侣。“你想什么呢?”她半抬着头,-副好奇的样子,“你这包都装了些什么,也不大呀,怎么这么重。”她乜了我一眼,可见没了兴致,“你这人可真够无聊。”。

Copyright © 2018 武汉素若制品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168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