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眼镜的故事丨刘文:朝夕相处形似恋人的眼镜

发布时间:2018-11-18 15:46    

没有人会认为近视是一件好事情,一副眼镜再怎么轻也还是有重量,架在鼻梁之上久了,让人疲累,会成为负累,但我们却无法卸下,因为我们没有眼镜,会成为更大的负累。多年养成对眼镜的依赖,如若将它从我生活中抽离,我不知该如何活下去。

记得小时候我的眼睛视力很好,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一天会近视。小学三年级我10岁那年,跟随父亲到县城上学,看到比我大点的学生带着眼镜,很新奇,看着文质彬彬很有学问的样子,就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戴上眼镜,我刻意长时间看书写作业累眼睛,到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眼睛逐渐看不清黑板了,虽然那时候老师都组织做眼睛保健操,可是已经无法挽救了。父亲领我去县医院眼科找著名的眼科医生,说我是假性近视,随着时间发展,不得不在上初中时戴上了眼镜,看着是“有学问”了,但是给学习、生活带来很多不便,比如上体育课,打篮球、练单杠、双杠时都得注意保护眼镜,有了无数次摔了眼镜,顿时寸步难行、模模糊糊走路的困境。我逐渐体会到“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眼睛容不得沙子”这些至理名言,戴上眼镜还不能当兵、不能报考公安武警学校、不能当飞行员,眼睛的问题到了限制人生抉择的重要位置。

眼镜每时每刻离不开,一年四季,春天风沙多,眼镜脏得快,夏天雨水多,眼镜汗渍风尘,秋天霜多,眼镜需要擦干净,冬天雾霾多,出行要注意雾气。眼镜虽小,但每一个零件都至关重要,无数次断了眼镜腿、掉了镜托、摔了眼镜片、断了镜架,好在进了眼镜店都是最干净最客气的地方,还提供免费洗眼镜、更换镜托等服务,我感慨地对服务员说,离了眼镜真是寸步难行,它就像盲人的手杖、军人的武器、学生的书包、玩微信的手机,成为生活必需品。

年近五十岁了,我终究没有成为小时候梦想的“有学问”的人,但一辈子没有离开文字工作,读书看报、写稿,痴迷文字,没有取得什么成就,但外人看起来是个“文人”。我和眼镜像相处久了的恋人,见证了我发表上千篇稿件,要说起来也有它的一份功劳。不戴着眼镜永远出不了远门,这些年,我戴着眼镜见证了心潮澎湃的天安门升旗、泰山日出、巍峨长城、广阔的大海,翻山越岭,感受大自然,有了眼镜,才看清这个美好的世界,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很多时候我会忘记眼镜的存在,哪怕它无时无刻都在离自己最近的眼前;它已经成为我最亲密的伴侣,“老夫老妻”一般,不用念叨、不用想起,随时随地,你想见它时,它就在那里,每天在枕边伴你入睡,随你清醒。熟悉到你也会忘记,也许,我们早就已经融为一体,互相不分离。

现在,眼镜于我的意义:我离不开你,我要你帮我看清这个美丽的世界;你离不开我,你要我带你去到处旅行。

【征稿启事】

    为增强社会科学用眼、爱眼、护眼意识,进一步强化中小学生近视防控观念,关爱中老年视力健康,不断提高青少年体质健康水平,德州晚报联合德州老字号英翔视光姜玉坤眼镜开展“科学护眼 守护心灵之窗——我和眼镜的故事”有奖征文活动,奖品丰厚,面向社会征稿。征文将择优在报纸版面、副刊公众号、德州云等平台刊登。

    活动评选结束后,将在德州英翔视光姜玉坤眼镜公司举行颁奖仪式。

    征稿要求:

    紧扣主题,通过讲述“我和眼镜”的故事,传播科学护眼知识,提升社会近视防控意识。

    征稿对象不限年龄、地域,尤其欢迎在校学生及学生家长积极参与、踊跃投稿。

    除诗歌外,题材不限,字数600-1500字内。

Copyright © 2018 武汉素若制品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168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