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作】人类与龙族的最后一场大战 | 孙小涵:《龙之泪》

发布时间:2018-10-27 01:40    

第八课作业:龙族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龙是一种特殊的想象产物。

龙族,一度占据了天上、山头、地上和水面。可以说,任何有水的地方,就有龙。

海有海龙王,湖有湖龙,江有江龙。

小到一口潭里也有龙,一口水井里也有龙。

龙,很庞大,也很小。

龙无所不在。但也有中国龙,也有西方龙。这是不同的龙。在动漫世界,最近《驯龙记》系列是很棒的作品。

我们写一篇龙族的故事吧。可以是一条蛇修成了龙。可以是天龙下凡,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可以是一条小白龙犯了错误,被贬到你们小学里,天天抄作业。

尽可能地想。可以写成仙,也可以写成凡。

还可以,把老师写成龙王,自己和同学们都是小龙。

记得起一个好题目,给你的龙们起一个好名字。

记得:写下你的名字和你的年级。

500-2500字。

《龙之泪》

南瓜粥 八年级

楔子

公元2084年,人类凭借高超的科技,成功发现了世界上最后一条龙——龙王上官洵,并与他大战一场。

至于为什么要屠龙……这是一个很令人发指的原因:不过就是上官浔打了个喷嚏,掀翻了几个人,而这几个人,不过就是掉进了悬崖底下而已。

联合国迅速进行了关于是否杀掉上官浔的大会,最后投票决定——杀了他,为逝去的几位英雄祭奠。

真的很不符合联合国的作风。

最后,人类获胜了。他们运用了所有可运用的高超技术:核武器、原子弹…… 在那场大战中,在那片永冻之域中,无数咄咄逼人、身穿防弹衣的人类战士手持武器,瞄准了对面100米的一个男孩。

那男孩一头瀑布般的黑发,头顶上长着龙角,身穿金鳞铠甲,白色的衬衣被血秽染得看不出本色。他的黑眸中有着浓浓的忧郁。

“报告总司令,已锁定目标!西北方32◦,距离目标100.326米,终极炮弹已准备就绪,请批准发射!”

“同意发射。全体战士后退!”一位身材结实的军人厉声喝道,但他的声音有些发颤。与周围无数冰冷无情的战士相比,他面色痛苦,神情哀伤。

上官洵凄惨的笑着。人类呵,千年前敬他的祖辈为神,千年后却用冰冷异样的眼神看着他!

他忍住剧烈的疼痛,在自己身上点了几下。有水波在他身上荡漾开来,汇集成点,检查着他的伤势。

肋骨断了三根,左腿骨粉碎性骨折,脾脏大出血……这样的伤势,在以前天龙族昌盛时才勉强有救。

上官洵只是个孩子。他年方300岁,按照天龙族年龄来算,他只是个小少年。上官洵还小,他并没有学到天龙族的全部法术。卑鄙的人类趁父亲闭关,一举攻破深海,毁了父亲的元神,让他魂魄尽散;捣了他的家,杀死他的兄弟姐妹与母亲,最后仅剩他,法力不高,修为极差的天龙族“败类”。

如果不是人类所说的“终极炮弹”被他们消耗完,上官洵早就死了。那奇怪的东西很小,落到身上却是窒息一般的难受。

啊,对了,人类也管这东西叫“情感炮弹”。

“人界混沌多有毒气,五毒常驻;人类却情绵绵意深深,五识常踞;人间烟火,爱能生恨,恨能滋爱,相辅而成,因果循环……痴儿牢记,切莫妄图了解人类情感……”应龙大叔的话突然回响在上官洵的脑海中。

原来,那些重伤家人和自己的“终极炮弹”,是人类的情感啊…… 对面的炮弹已经发射过来。看着那小小的炮弹,上官洵捏碎了一直藏在手心的一黑一白两粒水晶珠。

两颗水晶珠,是上古鲛人的千年之泪,是鲛人一族分支的母亲在他小时给的。据说,是秦时的鲛人末族在长安城被万剑射杀时,流下的泪,汇集了远古深海的力量。

远古海洋之力汇集到上官洵的身上,然而却来不及了。“终极炮弹”已经射入上官洵的心脏。光华万丈,上官洵的身形渐渐消散。这是所有天龙族修为耗尽后的魂飞魄散。

上官洵抬头望着天空——已经被人类污染的不成样子的天空。有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来。和鲛人族一样,天龙族的泪落下来会贮存能量。一颗颗透明的圆珠分散到空中,与鲛人千年之泪融合、成型,凝聚成一颗琉璃珠,最后飞离上官洵的身边,飞于世间某地。 上官洵张开双臂,拥抱着不存在的人物。他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

“父亲!母亲!阿洵来了!” 光辉消散了,上官洵消散了。世界上最后一条龙也不在了。

“恭喜总司令!恭喜恭喜啊!”

“祝贺总司令,顺利屠灭最后一条恶龙!”

无数道贺的声音在白陌耳边响起。没错,他就是指挥发射“终极炮弹”的总司令——那个众人之中唯一流露真情的人。年仅二十,却已累下无数战果的一代英杰。

白陌苦笑着:“他还只是个孩子……我,真的是不忍心……” 硕大的酒厅里,在白陌的身边,他的表妹百里维扬——也是一个二十岁的青年,同时兼任军事部部长——翻了个白眼。

“哈哈,白司令又谦虚了。也是啊,世界上的最后一条龙……怎么就没了呢?”语气十分悲伤。

在酒厅的另一头,白陌的同事苏遥海摇了摇头。苏遥海二十一岁,是一个文艺女青年,受够了数学逻辑思维的困扰,改走国际总司令秘书一职。

她无所事事的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杯,有些郁闷。刚才,在灯光的照射下,她似乎看见了什么类似玻璃珠的东西在她的酒杯里。然而,当她再次仔细观察时,却发现什么也没有,于是她笃定是自己眼花了。

“眼镜度数又该调了。”她自言自语着。

看着“BOSS”白陌总司令那边热火朝天,而她这边却只有一个副秘书在陪她,就觉得有些愤怒。

“真是的……为什么我身边只有你这个家伙啊!”她怒目圆睁,恶狠狠地质问着身边的副秘书汪绝。

“大概是因为,我们两个都是眼睛狗吧。”汪绝推了推自己的金边圆眼镜。

“可恶……”苏遥海愤愤地戳了一下自己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跟这个有什么关系!”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后,她把空了的酒杯往吧台上狠狠地一扣。“我先回去了。”

汪绝摘下眼镜,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叠的整整齐齐的眼镜布,慢条斯理地擦着眼镜。

“慢走不送。对了,这两天你小心一点。毕竟……”他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自己的上司。“‘屠龙’这件事,你也参与了。”

苏遥海已经走到了门口。听到这话,她扭过头。在酒厅错乱交织的灯光下,她的镜片反着光。她扬起一个看似甜美无害的笑容。

“放心吧,没有人能看得出来。毕竟,由上一代影后兼知名导演的战争攻略,不会有人知道它的来历。”顿了顿,她补充道:“没有任何人。包括鬼。”说完,她离开了。

汪绝叹了口气,把擦好的眼镜架回鼻梁上。他的眼中有精光闪烁。 “确实……从来没有人看破过你。”他低声道。

刚刚走出酒厅的大门,苏遥海就捂着肚子蹲了下来。

“疼疼疼……疼死我了!”如果不是她肚子疼,她怎么可能先出来! “我这到底是吃什么了,拉肚子吗……”她悲哀地感慨道。

正当她站起来,准备去医务部开两粒止痛药。忽然,一种钻心的疼痛覆盖了她的全身,有金光遍布了她的身体。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由她的眉心开始,有龙鳞遍布全身,不似固体,却又可以触摸到。

“啊啊啊啊啊啊啊!”苏遥海痛苦地喘息着,死死抓着胸前的衣服。 有一股寒意在她身体内传播,像海浪一般,一波接着一波,肆意不断。

“可怜可怜。又到了……变身的时候吗……”有哀伤的女声响起。苏遥海忍着剧痛,抬头看着发声者。

是不知何时出现的百里维扬。她美丽的脸庞上有忧愁闪过。“我帮你解脱吧。”

她伸出一根莹莹纤指,直指苏遥海。 有灿烂的光辉从她指尖冒出,带着浓郁的杀气,直逼苏遥海。就在光辉快要接触到她时,却消散了——准确来说,是化作了一团烟雾。

“咳咳……什么?!”烟雾退散,百里维扬捂着嘴咳嗽着,不可思议地看着渐渐浮现出身影的那个人。

苏遥海从对面走来,每踏向前一步,就有气浪在她脚边翻滚。额头上的头发挡住了她的脸,看不清表情。

苏遥海伸手摘掉了眼镜。没了镜片的反光,百里维扬注意到她的眼眸已经变成了千年古井般的深蓝色,深邃,令人恐惧。

苏遥海抬起一只手,掌心朝着百里维扬。她眉宇间尽是排斥,声音冰冷地不屑道:“应龙?我亲爱的维扬姨母,你跟你哥哥差太多了吧?”

百里维扬瞳孔一缩:“你——是上官洵?!” 对方神秘一笑:“不然你以为呢?”“她”的五指渐渐收缩,身体浮在空中。

而对面的百里维扬满脸通红:有一只无形的大手钳住了她的喉咙,把她也带离地面。

“你……咳咳……你不是已经……魂飞魄散了吗……”百里维扬在空中挣扎着,使劲掰着那无形的大手,拼命地咳嗽。

“苏遥海”面色一沉。是的,当初他也以为自己要去见逝去的老龙王了。没想到,那颗天龙泪竟然在这世间找到了“命定之人”,冲散了她的元神,让他进入。

苏遥海,是一个“半龙人”,也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

四百年前,上一代龙王在凡间爱上了一个人类女子,并与她生下了一个女婴。然而,这被西王母知晓,她大怒,当场杀了那女子,并在女婴身上下了一个咒:这个孩子是个“不死人”,长到二十岁便会缩小体型、丧失前尘记忆,回归婴儿时代。永远不死,永远不会拥有人类的纯正感情。

四百年后,经过无数次“新生”的苏遥海已经彻底变成了活体机器人。不老,不死,不会流泪,没有感情。她从孤儿院举办的学校毕业,上了演艺学校,最后在16岁那年成为新一代最年轻的影后。她之所以成为影后,完全是因为她没有感情,无牵无挂,可以迅速融入每一个角色。后来,她当上了知名导演。她编的剧本,永远是一次审核就过。

再后来,因为人类和天龙族之间的战争,她因为出色的导演能力,被国际军队招入。表面上是一个“总司令秘书”,事实上—— 从战争的开始,到中间的过程,到后来的结尾……一切,全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这场战争,其实不过是她导演的一出戏罢了。

这些,都是上官洵借助着天龙泪的力量,突破西王母的记忆枷锁看到的。

白陌与百里维扬,都是凡间隐藏身份的山海妖应龙。白陌,就是若干年前,教诲上官洵的“应龙大叔”。

——人界混沌多有毒气,五毒常驻;人类却情绵绵意深深,五识常踞;人间烟火,爱能生恨,恨能滋爱,相辅而成,因果循环……痴儿牢记,切莫妄图了解人类情感……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总司令白陌接到人类上级下达屠灭天龙族的命令时,为什么会悲哀了。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痴儿,住手!”一道大喝,伴随着一道强光,天忽然亮起来。身穿军装的白陌出现在上官洵和百里维扬之间,切断了两人之间的纽带。百里维扬从无形之手中解脱出来,喘着粗气。

“兄长,杀了他!”她愤怒地吼道。 白陌回头瞪了她一眼:“住嘴!哪里有你说话的份!”然后,他又扭头看着上官洵。

“我待令尊如亲兄弟,你就这么对待我的妹妹?”

上官洵玩味地抱胸。“你待如何?杀了我吗?大叔。”

白陌沉默了。良久,他攥拳悲痛地低语:“你罪孽太重。你杀了自己姐姐,险些害死我妹妹……按神龙族法规,当即处决。”

“你妹妹为什么会出现在苏遥海魂魄将散之时?”冷不丁的,上官洵突然问道。

白陌垂下了眼。“维扬她……是想保护她。”

“不错。”百里维扬的声音响起。只见她挪步于上官洵面前。“遥海,是我干姐的女儿。”

公元1684年·清王朝·康熙二三年

一条热闹的小街上,行人来来往往,四处有小贩的叫卖声。“桂花糕!又香又甜的桂花糕喽!”“卖粥了,米粥,皮蛋粥,南瓜粥噢!”

有一位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女孩嘴里叼着一串糖葫芦,长长的黑发盘在脑后,形成一个云团,闪着暗紫色的光芒。她好奇地东张西望,见到新鲜的就上去摸一把,玫红色的裙摆飘扬着,在大街上开出一朵鲜花。她就是少年时期的百里维扬。

旁边有一个卖香囊的女贩子,她面前摆着木架子,架子上琳琅满目,挂着无数各色的艾草香囊,末端都拴着一只小小的铜铃。香囊随风轻轻摇动,伴随着清脆的铃声,有艾草的苦香传来。

山海妖应龙神兽一族,每到应龙长到十七岁,便要脱离种族,踏入人间,成为守护神。百里维扬刚刚足够年龄幻化成人形,初次踏出山海界,步入人间,对没见过的都十分好奇。嘴衔着一串糖葫芦就出了门。她看见卖香囊的摊子,立刻窜到摊前,好奇地打量着那些香囊。她指着它们问摊主:“姐姐,这是什么?”

摊主就是苏遥海的母亲。那时,她才二十出头,相貌美丽,和蔼可亲。她微笑着看着百里维扬,说:“这叫香囊,挂在身上,可以驱邪护身。”

百里维扬本来就是神兽,自然不怕什么鬼怪。但她对香囊十分感兴趣,拣了一个漂亮的,呵呵笑着看着苏母:“姐姐,这东西可以卖我一个吗?”

苏母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出口道:“你拿一个去吧,不收你的钱。”

百里维扬欣喜道:“真的吗?谢谢姐姐!不知姐姐芳龄……”

苏母笑道:“二十一!”

“姐姐,我们结拜姐妹吧!”

苏母惊讶。她头一次见这么热情可爱的女孩子,当即点点头。“好啊。”

其实,百里维扬想与苏母结拜是有原因的。她兄长的兄长,天龙王正愁找不找对象。而她看着苏母觉得实在是合适,干脆就撮合撮合他们,来上几次“浪漫的邂逅”,然后……嘿嘿。

在(伪)红娘百里维扬的极力“撮合”下,天龙王迅速爱上了苏母,隐藏身份与她结为夫妻,生下一个女儿,就是随母姓的苏遥海。

然而,很快,西王母发现了这段恋情。她愤怒至极,当场咬破手指,当着天龙王与苏母的面,给苏遥海下了一个血咒:今生今世用不得超生,人间二十岁——龙族一岁缩小体型,回归婴儿时期。

“虽然我干姐是个凡人,但她不贪图天龙王的荣华富贵。她逝世前唯一请求过我的一件事,就是保护她的孩子。然而,我却没能守住对她的誓言……”她愤怒的拽起上官洵的衣领。那曾经是苏遥海的衣服。

“我要跟你同归于尽!”百里维扬的双眸中一片空白。白陌察觉到不对,慌忙上前。“维扬,住手!”

应龙之力全开,瞬间,被白陌点亮的天空再次黑暗。

“轰——”一片粉末在黑夜中扩散开来。元神均毁,百里维扬与上官洵一同消失在这世间。

没来得及阻止百里维扬的白陌神色黯然。有声音从天空中传来,回荡在黑夜里。“兄长,我不后悔。我终于为遥海报了仇,将这世界上的一个天龙余族的大祸害给产去了。现在,我可以安心的去见干姐了。以后的事,就交给你了……”

“我笑这明然世间,我叹这清源情结;谁把酒举杯敬明月,谁把花散落祭远杰;可笑可笑,众生千姿百态;悲节悲节,众生缘尽久绝;远方女中豪杰,近处浩浩涛漩;我敬凡间红尘眷恋,我嫉红尘满缕桃源;焚花敬琦者,乱火纵燃烟……”

酒厅里的汪绝注意到了窗外的动静,叹了口气。

“终究……还是逃不过这命数。总司令秘书与军事部部长,大概,要换人了吧……”

叶开老师点评:

南瓜粥不得了,《龙之泪》继续运用你熟悉的《山海经》里的元素,例如“应龙”一族的背景,塑造了这里的白陌应龙大叔和她的妹妹百里维扬的角色,同时,又给他们找了一个“反角”,也就是天龙余族的上官询。你给这些人物起名都很棒,看起来就很合适。另外,在你的开头塑造的是人类去进攻天龙族,后面却变成了应龙的这个神龙族领袖在率领人类的战士。那天龙族的上官询他们有什么样的“罪恶”呢?而要把他们全部毁灭?这里还看不到充分的理由。你可以考虑给一个理由。

Copyright © 2018 武汉素若制品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168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