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涛:领导的手机

发布时间:2018-09-03 07:43  

1

快下班的时候,领导接到一个快递电话,他知道女儿给他买的手机到了。领导打电话让司机小马去取。

小马把快递放到领导办公桌上的时候,看见领导正站在窗户边上朝外看。此时,正是下班的时候,从办公楼里走出几个年轻人,有说有笑的。

小马凑到领导跟前也朝外看,自言自语的说,今年考进来的这几个新人还都挺机灵的。领导看了看小马,略有惆怅的指着窗外说,唉!看着他们,感觉自己真是老了。小马赶紧陪着笑脸说,您哪老啊?现在不是都说嘛,60岁之前都是年轻人。领导冲他浅浅的笑了一下,伸了伸腰,故作轻松的说,下班了,又是一天结束了。

领导的家离机关并不远。多年以来,如果没有紧急的事情,领导都坚持走路上下班。一条路偶尔走一走是不能发现什么特别的。可是,十几年来,这条路的变化无形中已经留在了领导心里。路还是那条路,可路两旁的风景早已几度更迭,领导的头发也从黑变到了白。

领导回家,开门,默默的脱下外套,换了拖鞋。洗手之后来到厨房,从冰箱里拿了一些青菜和几个西红柿放到洗菜池。水龙头打开了,哗哗的水声冲击着整个安静的房间,房间似乎更安静了。洗完菜,他拿起刀很认真的把西红柿和青菜一刀一刀切好,再从冰箱里拿出几颗鸡蛋,凑到碗沿上,敲开,倒进去,用筷子搅了搅。然后打开燃气灶,放上锅,倒上油,静静的等着油开始变热。

随着刺啦一声,鸡蛋开始成形、起泡,然后倒入西红柿。随着铲子的翻炒,他的心情似乎开始变得有些活力。等炒完了鸡蛋,他下了一碗面条,然后把西红柿鸡蛋倒进碗里。这样,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就做好了。

他把碗端到客厅,剥了几颗蒜,一边煞有介事的看着电视上的内容,一边慢慢的吃面。

吃完饭,收拾完毕。他拿着下午收到的快递走进了书房,打开台灯,戴上老花镜,拿出一把剪刀,认真的开始拆快递。

不一会儿,一部崭新的黑色手机就从那层层的包装中出来了。他拿在手里,想着女儿,若有所思起来。

这是女儿协助导师完成了一项课题的奖金买的,也是女儿挣到了第一笔钱。女儿电话里说不让他再用以前妈妈给买的手机了,那部手机已经很多年了,而且妈妈也去世好几年了。虽然可以睹物思人,但是生活还得继续,不是么?

女儿电话那头的这句反问让他想了好几天。他时而想起妻子生前的一些往事,时而又感慨自己再过几个月就要退休了。既揪心于往日和爱人的感情,又对即将到来的退休有那么一丝的恐惧。幸好,还有一个乖巧的女儿以后可以常常陪着他。再过几个月,女儿就要研究生毕业了,就要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想起女儿,他又开始揪心了。上次在电话里,女儿告诉他,她交男朋友了,还说过不了多久就带回家给他看看。领导问她男朋友是做什么的,女儿说要保密。领导开玩笑说,你不怕我吃了他。女儿说她男朋友也不知道领导是做什么的。再说了,回家的时候你都退休了。

想起这些,他只好无奈的叹了叹气。

他拿起旧手机,随便翻看着里边存了好久的一些短消息。有些消息每一段时间他都会清理掉,但有一些已经过去好多年了他还存着。存着的消息他从没想过要存到什么时候,或许在他心里,他希望这些消息永远的都存在手机里。

他认真的一条一条的看,把最近一些没有价值的短消息都删掉,最后把留下来的再看了一遍。然后犹豫了许久,终于像要做出一个重要决定那样关掉了旧的手机,慢慢的取出了里边的手机卡。等把卡片装进新手机,他按下电源键,新手机的屏幕瞬间亮起来。

他像充满仪式感似的从抽屉里拿出一块眼镜布,慢慢的擦拭着旧手机,生怕落下每一个细微处。擦拭完毕,他打开旁边的柜子,取出一个看上去有年头的铁盒子,打开,轻轻的把旧手机放进去,然后放回盒子,关上柜子。

2

今年考进机关的公务员里领导比较有印象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小牛,一个是小林,都被分到机关办公室工作。

小牛比较活分,喜欢开玩笑,擅长察言观色,刚进来没多久就和机关的人混熟了,同事们对他的印象都很不错。领导有几次出去开会就带着小牛。不管是从说话还是举止,小牛表现的都很大方得体。领导感觉小牛是个可造之材,就时不时的多派一些公务锻炼他。

小林则不然,性格比较内敛,言谈举止都很有分寸。除去对工作尽职尽责之外,小林的文字功底相当不错。虽然刚开始写的材料略显稚嫩,但经过一段时间锻炼之后,不论是大材料还是讲话稿,既有好的立意又能写出高度,在政策理论的基础上又能联系实际。这一点,令领导对其印象深刻。

星期三一大早,市政府临时通知了一个工作会议,领导打电话让小牛陪他参加。

快出发的时候,小牛提前来到领导办公室,给领导水杯里加上水,拿着领导的包,在别人羡慕的眼光下跟在领导后面一前一后下楼。临上车的时候,领导忽然想起了什么,嘱咐小牛叫一下小林,让他也一同去参加会议。

小林正在办公室写材料,接到小牛的电话,急忙放下手机,拎起公文包就下了楼。走到车前的时候,看见小牛已经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顿时愣了一下。这时,领导挥手示意他赶紧上车,他忐忑的打开后面的车门,坐了进去。

在车上,领导嘱咐小林,今天的会议主要是宣讲省上出台的一个新政策。他让小林认真听,回头根据新政策结合机关的实际工作替他写一篇署名文章。领导一边说,小林一边认真的听着,时不时的点头附和。小林看着很拘谨,领导笑了,说,小林啊,你要多向小牛学习,学习他处事的风格。随即,又拍拍前面的座椅,说,小牛,你也要向小林学习,小林的材料现在可是进步不小哟。小牛听完连忙回头,笑着说,那是,那是,我今天回去就向小林取取经,争取多喝它几瓶墨水。

领导被小牛打趣的话逗乐了。小林也不禁笑了起来,感到不那么拘束了。小马边开车边笑着说,小牛,你就是再喝一百瓶墨水,都赶不上咱领导。小牛又笑着说,那是,那是。

开会期间,台上宣讲的领导意气风发,大谈特谈新政策将要给本市带来如何如何的发展前景,还时不时的插一小段所谓的秘闻。台下的听众对于新政策早已在文件中领会了,其实他们最喜欢听到的就是一些小道消息。宣讲者则很巧妙的抓住了听众的心理,牢牢的掌握着会议的节奏。

小林全程都在认真的听着,把一些宣讲者口中说出的关键词和对政策的官方解读都一一记下来。在外行看来,这些东西可能会是空泛的套话,但是它却能准确反映出官方对于政策定的调子,哪些可以讲,哪些可以只做不讲。

回去的车上,领导打了一个电话,随手把手机放在旁边。

告诉小马开慢点,他要在车上眯一会,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小林本来在领导旁边翻看今天的会议文件,听领导说要休息,就停止翻阅,识相的把文件整理好放在一边,静静的看着窗外。过了一会,小林感觉自己也有些困了,转头看了看领导,领导似乎已经睡熟,而且还发出轻微的呼噜声。于是,小林也往后靠上座椅闭上了眼睛。

车刚进单位大门,小牛转过身拍了拍后座的小林,小林猛然惊醒,下意识的看了小牛一眼,随即又看了看旁边的领导。赶忙收拾起座椅上的文件,塞进公文包。小牛见状,对他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然后转向领导压低声音说,领导,咱们到单位了。

车停住,领导慢慢睁开眼,朝外面看了看,这时,小牛已经快速下车替领导打开了车门,手扶着车门顶部。领导满意的冲小牛笑笑,伸出腿下了车。

中午吃过饭,领导在办公室隔壁的休息室睡了一会,醒来的时候已临近下午上班时间。领导回到办公室坐下,想起来下午要打一个比较重要的电话。他又回到休息室,发现手机不在床上。又回到办公室,在办公桌上看了看,也没找到手机。

他试着用固定电话给自己手机打。信号通了,办公室没有手机铃声响起来。他又拨了一次,把电话放到桌上回到休息室,也没有响声。他忽然想起来,早上开会的时候手机调了静音,一直没调回来。

他开始在休息室找。床上床下都找遍了,没有找到。回到办公室,在桌子上、衣帽架上的外套口袋里,甚至文件柜里都没有找到。

他突然有个不好的念头,该不会是手机丢了吧。

3

领导拿起座机给小马打电话,让他去车上找找。小马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回来的时候碰见了小牛,就顺嘴问了一句,你看见领导的手机吗?小牛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小声的回问了一句,领导手机丢了?小马这才觉得自己失言了,马上打了个哈哈说,没丢,没丢。

小马刚要走,小牛拉住了他说,小林早上和领导坐在一起,你问问他呗。小马说,指不定领导把手机放在办公室哪给忘了呢,我去替他找找。说着就离开了。

小马到领导办公室汇报后,仔细的找了一番,也没有找到。到隔壁休息室再找了找,还是没有找到。这时,小马想起小牛说的话,给领导说,早上您和小林一起坐在后排,会不会是小林拿错了?领导说,那你去问问。

小林正一个人在办公室的电脑前写材料,看到小马进来了,就冲小马打了声招呼。小马盯着小林笑着说,每次来都看你在弄材料,你不烦么?小林说,有什么办法,早上领导安排的,当时你也在车里嘛!我中午吃完饭都没休息就一直弄着呢。小马一直在盯着小林,发现小林脸上没什么异样,就凑到小林身边小声说,你早上回来的时候看见领导的手机没?小林停住手,转身看了看小马说,没看到啊。怎么?领导找不到手机了?小马故作轻松笑着说,谁知道领导把手机放哪里了,自己可能忘了,我就过来随便问问。小林说,兴许是放哪里忘记了。早上下车的时候,我就只拿了我的手机和那些文件,没看到领导的手机。小马又笑着说,我再去找找,你先不要和别人说。小林也笑了,明白。怪不得领导让你给他当了好多年司机呢,你确实想的周到。

小马回到领导办公室,刚汇报完,忽然有人敲门。他正想过去开门,门却被推开了,一个人拎着手提袋走了进来,原来是刚从省委党校学习回来的李副局长。李副局长是军转干部,多年来都还保留着军人走路的姿势。只见他走到领导办公桌前,两腿一并拢,冲着领导响亮的说,领导我回来了。看那架势,就差没敬礼了。领导赶忙站起身,伸出手和李副局长的大手紧紧的握在一起。领导说,快坐,快坐。你这一走就是三个多月,很多工作都是我替你弄啊,你现在回来了,我就该歇歇了。李副局长笑着说,哪里,哪里。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向班长您学习啊。说完转头看了看小马说,小马也在啊。小马这才走上前握了握李副局长的手说,欢迎您回来,你们聊,我先走了。李副局长笑着说,没事,没事,谁不知道你是领导的心腹啊。说着,把手提袋放在办公桌上说,领导,我给你带了件礼物,最新款的手机。

领导听到李副局长说“手机”二字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李副局长兴奋的慢慢打开手机的外包装,于是,一部黑色的手机就出现在领导和小马的面前。领导一看,竟然和女儿送给自己的是同一款式。

4

领导看着手机的表情十分复杂,半晌,抬头问李副局长,老李啊,你这是干什么?李副局长赶忙解释,领导,没什么意思,临走的时候看你还在用嫂子给你买的那部旧手机,我自己就想着给您换一部新的,真的没什么别的意思。再说了,这手机也不贵,您平时对我关心那么多,这是我的心意,没别的意思。

领导看了看李副局长,李副局长一脸的惶恐,生怕领导误解了自己。正想继续解释的时候,手机响了,是市委组织部的,告诉他现在到组织部去一下。

李副局长接完电话对领导说:“领导,组织部打电话,让过去一下。凡是这次学习的干部都要去。”领导挥挥手说,那你去吧。但是这手机我不能收。李副局长一边朝门口走一边笑着说,那我先过去,手机先放您这里,反正我送给您了,您自己处理都随你。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正好走到门口,一拉门,闪了出去。

倒不是领导不愿意要这部手机,其实收下也无妨。上次领导外出考察回来的时候给李副局长还带一根意大利皮带。虽然说都是领导干部,但同事之间也讲究个感情不是嘛。但是,现在这个时候领导确实不能收李副局长的礼物。前段时间,市委书记找他谈过话,提出他退休之后新局长就从现任的两个副局长之中选一个。他记得当时没有答复书记,后来发短信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

想到这里,领导忽然意识到,自己丢的那部手机里有给市委书记发的短信。而且短信的内容涉及到新局长人选的建议。想到这里,领导惊出一身冷汗,脸色也变得特别难看。旁边的小马看到领导的脸色忽然变了,正在琢磨到底是什么原因时,领导猛然站起身,冲着他严肃的说,小马,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那部手机。

5

刘副局长翘着二郎腿正在办公室的电脑上浏览新闻的时候,听见有人敲门。刘副局长喊了一声“进”。只见小牛笑嘻嘻的推门走了进来。

刘副局长继续保持着二郎腿的姿势问,小牛啊。有什么事啊。小牛立刻走上前,垂首站在刘副局长旁边说,给刘局汇报一个事,咱们领导的手机丢了。

刘副局长哦了一声问,你怎么知道的。小牛说,刚才小马在到处找领导的手机,八成找不到了。刘副局长问,你知道领导的手机在哪里了吗?小牛笑着说,我不知道。

刘副局长想了想,放下二郎腿看着小牛说,你现在就去旁边的电脑城,买一部和领导用过的一模一样的手机。小牛听完后面有难色的问,刘局,那我手头上钱不够啊。刘副局长看了看他笑着说,先找人借一下嘛,你小子这么机灵,肯定有办法。对了,回头把发票给我,我给你报销。

看着小牛离去的身影,刘副局长再次翘起二郎腿,一边看新闻一边摇头晃脑的模仿于魁智唱《失空斩》中诸葛亮的唱词:“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6

就在领导让小马出去继续找手机的时候,有人敲办公室的门。领导说了一声:请进。门开了,刘副局长拎着一个手提袋走了进来。

领导此刻正心烦意乱,看到刘副局长手里的手提袋就明白里边装的是什么。没好气的问,刘局,有什么事吗?刘副局长走到办公桌前,把手提袋放到桌子上轻声笑着说,领导,听说您手机丢了,我就买了一部一样的给您送过来。领导不耐烦的说,刘局,你这是干什么啊。我的手机小马一会就找到了,你这是让我犯错误哇。刘副局长笑着说,领导,手机先放您这里,如果找到了我再拿走,如果找不到,我明天让人再给您补一张新卡,原号码不变。领导无奈的笑笑说,刘局,你有什么事就直说,手机我不能要。刘副局长犹豫了一下,笑着说,我跟了您也这么多年了,我个人进步的问题还请您多多考虑。您放心,您将来如果退休了,咱们机关还按照您当领导时的标准给您服务。领导听完站了起来,面有怒色的盯着刘副局长一字一句说,刘副局长,下任局长的人选将来是由组织研究决定的,你把手机拿回去,不敢这样子。刘副局长陪着笑脸说,不管谁来决定,手机先放您这里,等您手机找到了,我就拿回去。说着就迅速的走出了领导的办公室。

领导气愤的拿起桌子上的报纸狠狠的摔了一下,嘴里蹦出两个字“胡闹”。

7

快下班的时候,写了一下午材料的小林感觉腰有点酸,就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忽然想起来一整个下午都没有看手机。当小林刚打开屏幕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手机不是他的。他又翻到第二屏,发现里边装的软件和他手机里的截然不同。他忽然想起来,下午小马来过,领导的手机丢了,那么这个手机就应该是领导的。但为什么在他这里?那他的手机在哪里?

小林想起来早上开会的时候自己拿着公文包。他拿起公文包,把里边翻了个底朝天还是没找到。小林坐在椅子上想了半天,也没个头绪。下意识的拉开了自己办公桌的抽屉,发现里边躺着一部手机。他拿起来熟悉的打开屏幕,长出一口气,这才想起来,早上小牛打电话让他参加会议的时候他无意识的把手机放在抽屉里。那么领导的手机应该是下车收拾文件的时候错当成自己的手机拿了。想明白了这些,小林把写好的材料从打印机里出了一份,然后拿着两部手机向领导办公室走去。

8

小马再次把车里和领导的休息室都找了一遍,甚至连领导中午吃饭去的餐厅也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他只好悻悻的回到领导办公室给领导汇报结果。正在他们俩说话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响了,小林拿着材料和两部手机进来了。

小林给领导解释了他错拿手机的原委,领导起先不太相信。但是,当小林把两部手机整齐的摆在桌子上时,领导顿时相信了。

这两部手机从型号和颜色上绝对是一样的,就是最新款的那部手机。但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两部手机的手机壳从颜色到款式居然都完全一样。三个人就这么认真的看着这两部“一模一样”的手机半天说不出话来。

领导问小林是否看过手机里的东西,小林回答自从打开屏幕发现不是自己手机的时候就再没看过其他的,而且说自己一整个下午都在写材料。说完,把写好的材料递给领导。领导和颜悦色的对小林说,不管看没看过,都不要告诉任何人,只对外说手机是在休息室的床下找到的。小林点了点头,平静的说:明白。然后拿起自己的那部手机就走出了领导办公室。

9

晚上躺在床上,领导把今天丢失手机的事情逐步梳理了一下。

小林说的错拿手机的事情应该是真的。他在一整个下午就能把署名文章写出来,应该是没耽误一点时间。而且小马几乎整个下午都在楼道里走来走去找手机,他没看到小林。至于他是否看了手机里的东西还不能确定。但是他绝对不会是刘副局长的人,不然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来看,如果他是刘副局长的人,他一定会看手机里的东西,而且很有可能把给市委书记的短信内容告诉给刘副局长,依照刘副局长的品性,他一定会失望的恼羞成怒,而不可能笑着来办公室送手机。

李副局长给自己送手机,一方面确实有情谊的成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讨好自己,给他将来能够接任局长增加筹码。

刘副局长送手机就只是单纯的让自己给市委建议让他接任局长。而且一旦自己收了之后,他还会有后续的动作。他送手机只是在找一个理由来试探罢了。

想通了这些,领导不禁叹了口气。

10

第二天上班,领导把李副局长和刘副局长送的手机摆到桌子上看了半天,然后收起其中一部。

领导先把李副局长叫过来,让他把手机拿走,告诉他,最近是敏感时期,除了把工作干好,别的不要多管。

接着,把刘副局长叫到办公室,说自己手机已经找到了,把手机退还给了刘副局长。再次告诉他下任局长的人选是由组织研究决定,自己没有权利,也不方便插手。

刘副局长出来后把小牛叫了过去,告诉他无论如何都要把手机退掉。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领导出去公务的时候经常会让小林陪他去。偶尔也会让小牛陪,但是次数明显比以前少了很多。

小牛也没有以前那么活泼了,有时坐在椅子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小林写材料的水平又提高了不少。

领导在退休的最后一周把小林叫过来,告诉他要开始慢慢注意李副局长讲话的风格。

第二天,市委组织部来人考察了李副局长。

11

领导在退休后慢慢开始喜欢上了书法,每天总是花大量的时间在家里练字,而且进步很快。偶尔也摆弄一下花草、养养鱼。

有时他会想起退休前这几个月中丢失手机的事情。有一件事情他总是耿耿于怀,为什么他和小林的手机壳居然一模一样。难道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女儿总算要回来了,打电话说某天下午到家。和她一起回家的还有她的男朋友。

领导给李局长打电话,说女儿和她男朋友要来,担心自己万一心情不好要发飙,让他也一起来。电话那头,李局长爽朗的笑着说,你们家的事情我就不好掺和了,但是我还真想看看侄女挑的人。

那天下午,李局长先到领导家。领导兴奋的给他展示自己最近练书法的成果,然后俩人一边喝茶一边聊起以前的事情。

过了一会,外面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门开了,领导的女儿和小林走了进来。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作者简介

员涛,陕西潼关人,渭南市作家协会会员。2002年以短篇推理小说开始创作,后陆续写有散文、中短篇小说若干。喜欢历史、艺术,崇尚简约、质朴且具有大情怀的创作风格。

|华山文学 |

hua shan wen xue

◼︎◼︎◼︎

主       办: 渭南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 赵粉绒

本期编辑: 杨文平  王  瑞

地        址:渭南市朝阳路东段21号


Copyright © 2018 武汉素若制品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168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