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驾的代价

发布时间:2018-11-18 06:18  

墨仔上周还在钻泥坑,这周就在打雪仗了。她帽子、围巾、大衣、手套、雨靴全副武装,左手端着一个雪球,右手大概是握着手机,满脸兴奋,又气喘吁吁,一边呕呕叫着躲避不断朝她飞来的雪球,一边冲我喊:看!纽约的冬天来的多猛驾。

我说:戚!纽约的冬天来的再猛驾还有我熨衣服猛驾啊?

墨仔惊叫:是不是又把自己的手掌熨熟了?

我说:有再一再二,决没有再三再四。我熨自己手掌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两次了,还能让它发生第三次吗?决不能。

墨仔说:那就是把衣服熨出窟窿了?

我说:是。我把衣服熨出窟窿了。而且是新衣服。而且是熨出两个窟窿。而且窟窿还挺大。

墨仔说:唉唉!我的笨娘。赶紧把窟窿衣服扔了吧。

墨仔说完,燕子一样飞走了。剩我一个人默默地对着新衣服上的两个大窟窿发呆。

一直想要一件半袖小棉袄,保暖,做家务也方便。从地摊上从网上买过至少四件,都不可心。虽然只是在家里穿,但也正是因为只在家里穿,才更加专注于这种不可心,越看,越不能忍受。所以数年来,才买了一件又一件。直到今年,总算买到了一件满意的。

这是一件中式小棉袄,暗红色丝绸袄面、上面有金线绣的花卉和蝴蝶。薄厚正好,贴身有型。样式很雅致,穿着挺舒适。一看,就喜欢,立刻就买了。

大概是因为折叠挤压的原因,袄面有些皱褶,需要熨一熨。我拿出熨斗,插好电。然后把棉袄铺平。等熨斗烧好,我用右手拿起来,(没有伸出左手掌试温度。曾经这样试过两次,把左手掌皮熨熟了。)直接压到了平铺棉袄的前襟上。咝——一股烟雾升起,焦毛味冲进我的嗓子里,呛得我直咳嗽。什么丝稠?不过是光滑些的化纤而已。熨斗抬起,棉袄上留下一个苹果一样大的窟窿。我张了张嘴,没有叫出声。把棉袄翻过来,再把熨斗放上去,咝——一股烟雾升起,焦毛味冲进我的嗓子里,呛得我直咳嗽。熨斗抬起,棉袄的后背上又留下一个苹果一样大的窟窿。我张了张嘴,没有叫出声。但是,我突然醒悟了,这种料子是不能直接拿熨斗往上熨的,得在上面铺上湿毛巾。

望着破了两个洞的新棉袄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抓起来,团巴团巴扔进了厨房的垃圾筐里。回到屋里,我又后悔了,马上跑回厨房,从垃圾筐里又把破了的新棉袄捡了出来,辅在床上研究补救的办法。

办法终于被我研究出来了:找两块布把两个窟窿补上。就是补补丁呗。

小时候经常穿补丁衣服,但不知道补丁这么难补,第一,没有配色的布。第二,没有缝纫机。不过,困难终于在我不懈的努力下解决了。找到两块搭色的擦眼镜布。我决定用手工缝制。手工缝制不是更加时髦吗?

两块补丁不是一时半会能完做的。我从上午做到下午,从下午又做到晚上,两块补丁总算完成了。穿上身上站在大镜子前,前看、后看、扭着身子看,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眼镜布和棉袄面料有色差也有质差,长方形补丁被我拽成了不成形,还不平整,针脚还参差不齐。

唉!这件新棉袄真是不能要了。我也懒的去扔,就那样一直丢在窗台上。

两天后收拾窗台,拿起那件棉袄,望着棉袄上那两块丑陋的补丁,我突然想对它进行美颜,明星的脸都能由老变嫩,由丑变俊,补丁或许也能。

给补丁美颜比补补丁更难,但我是存了必成的信心,无论美成啥样,过程是最重要的。这是一个费脑费力又漫长的过程。我本是一个缺乏耐心的人,无论是读书还是写字,很难使自己专注,但做这件事却做的无比投入。我心里还在想:我是不是一直没有选对人生方向啊?如果时光倒退三十年,我就选择服装设计。

下午,阳光撒满窗台,我盘腿坐在阳光里,一边喝茶一边补补丁。有一种岁月静好,安然若素之感。偏偏这时导演打来电话,上来就问:稿子写好了呗?

我的情绪一下子就萎靡了。唉!哪有什么岁月静好?谁不得负重前行?

我只是闹不清,补补丁和写稿子,我应该负哪个重?

Copyright © 2018 武汉素若制品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16868号